天津凱潤集團董事長孫少起:34年凝聚“農業強國夢”

2017-07-24 22:49:21 來源:休閑農業網 作者:admin
瀏覽 評論

  作為世界第一農業大國,在中國約6億農民養活著13.6億人口,也就是一位農民僅能養活1—2名人口,中國每年仍需進口大量糧食等農產品……

  當“農村空心化”、“土地城鎮化”的現實讓糧食增產不斷面臨挑戰時,人們開始關心起糧食產量持續增長的情況;尋找城市擴張的邊界在哪里;高呼應嚴控土地的城鎮化;甚至引發中國如何擁有真正意義上的“現代職業農民”等一系列關乎國家血脈產業的廣泛思考。

  當“現代職業農民”還為學者所覓尋和定義時,在天津,有這樣一位農民,始終堅守在田間地頭,把全部青春獻給了農業,從默默無聞的個體戶發展成為在戈壁灘上創造世界農業奇跡的“蘑菇大王”——孫少起,從普通農民家庭成長起來的他,淳樸憨厚的背后,卻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抱負。

  從手捧“鐵飯碗”到勇為“個體戶”

  放棄了人人羨慕的農機手工作,干起了“敗家”的養魚塘

  1979年,改革開放之初的津沽大地上迎來了一件大喜事:8月7日至11日,鄧小平到天津視察工作并作重要指示。對此,全市人民都沉浸在對天津未來發展的美好憧憬中。

  那年,年僅16歲的孫少起剛剛初中畢業,對未來充滿了無限的憧憬。身材瘦小的他回到老家王穩莊鎮小孫莊村,在家干了一個多月的農活兒,恰巧此時村里農機站在招農機操作工,得知這個消息后他靈機一動決定去試試。

  功夫不負有心人,勤快能干的孫少起不久就嘗到了在農機局做農機手的甜頭。1982年,他的年收入就突破了一萬元,成了全區首個“萬元戶”。到了1984年,他的年收入已經增加到了一萬六千多元。

  就在村里人還對這個抱著“金飯碗”、當起“萬元戶”不愁衣食的年輕小伙一臉羨慕和無不佩服時,誰都沒想到他將要干一件讓全村人都大跌眼鏡的事。

  1985年,小孫莊村開始了二期工程建設,宣布將全村所有洼地挖成魚塘。當時22歲的孫少起不僅年輕氣盛,更是敢想敢干,得知消息后他貸款買了一輛推土機,決定離開農機站自己單干。

  當時農村流傳著一句話:“要想敗家,就養魚蝦”。

  1986年,孫少起在面積50畝水面的魚塘里養起了白鰱,這個養殖規模在當時是十分可觀的,干勁十足的他準備撈得“第一桶金”,但是對養魚并不在行的他最終還是應了那句話——賠錢了。

  “不懂科學的喂養,什么都喂,麥麩、豆餅、面包渣,以為撒上去魚就吃了,結果大部分飼料都沉了水底,水質也變壞了,最后魚死了不少,活著的長得也不好。”最后,孫少起賠了近40萬元。

  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孫少起決定向專家請教養魚的知識和方法,通過學習來彌補自己的“短板”。

  1987年的一天,他請來了天津農學院的專家,才明白養魚要混養才能提高魚的成活率和經濟效益。通過專業指導,苦心經營的孫少起終于變虧為盈,實現了大逆轉,當年就賺了100萬。

  此后,孫少起不斷擴大規模,到1989年他已擁有面積300畝的魚塘,養殖鯉魚、鯽魚、花白鰱魚等多個品種,然而到20世紀90年代,當地水產市場開始走下坡路,產品銷路成了他的愁事。

  為了拓展市場,孫少起和他的親戚將目光投向了吉林省長春市等東北市場,因為當時得知那里有一個規模很大的水產批發市場。“為了去看市場,我們開著車,后備箱里還放著備用汽油,車里還抽著煙,晚上怕搶劫都不敢睡……”回想起來,孫少起至今仍覺得有些后怕。

  成功開辟了東北市場后,孫少起的養魚規模逐年擴大,1995年達到1800畝,1998年達到3200畝。與此同時,自1992年農村市場開放后,商品開始自由流通,他的養雞規模也達到了1萬只。

  養殖規模的急劇擴大,帶來的是人手不足的現實問題。1994年,與孫少起一起養魚的家族人員達到了20多人,到1995年,由于人手緊張,孫少起不得不開始雇請更多幫手。

  養殖規模的擴大和雇傭人員的增多,加上多年來對市場經濟理解的不斷加深,孫少起越來越覺得有必要成立一家公司,走正規發展之路。經過深思熟慮、充分準備考慮,認定時機已經成熟,1999年他成立了天津市凱潤淡水養殖有限公司。從此,孫少起從單打獨斗的個體戶華麗轉型為企業家,踏上了創業新征程。

  從探索“屢敗屢戰”,到尋路“苦盡甘來”

  從損失800萬、靠貸款維持,到從牛糞中尋找商機,建成養殖奶牛、牛糞育菌的生態農業循環經濟模式

  創業之難,風雨兼程。創業之艱,滿路荊棘。

  市場經濟瞬息萬變,機遇與挑戰并存,收益與風險同在。

  1998年天津市各區縣的養魚面積開始迅速擴大,規模大的上萬畝,稍小的也有幾百畝,加上養殖戶引進的魚種同質化嚴重,殘酷的現實令養殖戶憂心忡忡——市場上充斥著鯽魚、鯉魚、花白鰱魚等大量品種,天津市場呈現出飽和狀態。

  另一方面,多年來大規模的養魚缺乏可持續的水質管理技術,導致不少魚塘的水質老化,引發魚病成災,造成水產品的品質嚴重下降。

  “在市場去賣,別人一聽是西青的魚,就沒人買了。”孫少起說。

  孫少起帶領的凱潤集團慘遭滑鐵盧。1999年,公司損失近800萬元。“前幾年掙的錢基本上都賠進去了,到了2000年,不得不靠貸款勉強維持。”孫少起回憶道。

  身處創業以來的最低谷,或許正是倔強不服輸的性格,還有多年磨煉而出的堅強意志,造就了個人超常的篤定與信念,他選擇迎難而上,要讓凱潤絕地逢生。“不把事干成了,決不罷休!”孫少起斬釘截鐵地說。

  為了改善公司水產養殖狀況,他到南方漁業基地學習先進養殖經驗。幾次的南方之行讓孫少起不僅學習到了先進的水質調整技術,也看到了公司養殖的魚類品種結構單一的問題,于是他決定對養殖品種進行優化。

  經過兩年調整,終于有了好轉,開始恢復盈利。艱難的日子雖然熬過去了,孫少起痛定思痛,幾番思索后,他認為公司存在產品單一,缺乏創新的問題。

  “把雞蛋都放到一個籃子里,風險太大了。”孫少起認為只有開辟新的領域,才能增強公司的風險抵抗能力,又能拓展公司的收益渠道。

  于是,2002年他從銀行貸款400多萬元,從荷蘭引進奶牛,辦起了奶牛場。

  然而起初奶牛場的效益并不理想,粗放的養殖方法以及單一產品銷售渠道給公司帶來了新的虧損:每個月奶牛場最少賠3萬,最多達6萬多元。

  就在孫少起苦于奶牛場效益不佳又無良策之時,一枚小小的雞蛋給他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啟示。

  那年孫少起參加在海口市舉辦的水產養殖研討會,一早在賓館吃早餐去餐臺取雞蛋的時候,發現前面兩個人都拿起同一盤的雞蛋時看了又看,不知何故又都放下了。

  “難道是雞蛋壞了,所以他們都不吃了?”孫少起一邊在心里想,一邊拿起雞蛋聞了起來,但他并沒有發現雞蛋有任何異味。滿腹疑問的他便拉住前面的人問個明白,對方笑著告訴他,他們是因為看到雞蛋沒有無公害標識,擔心雞蛋不健康,所以不敢吃。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孫少起這才知道南方已經開始流行無公害產品,而當時天津市場還是一片空白。孫少起敏銳地感覺到商機來了,公司的奶牛場有救了。

  洞察到了商機,更要把握先機。孫少起返回天津后第一時間把自己公司的所有產品進行了無公害認證。2003年,天津市開始推廣無公害認證,在很多農業企業對此還不以為然的時候,孫少起已經占領了這片市場。奶牛場的無公害認證奶吸引了蒙牛乳業集團,雙方達成合作協議。于是,奶牛的收益可以高枕無憂了。

相關閱讀
熱門文章
熱門話題
猜你喜歡
安徽快三近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