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家樂成污染監管盲區:前門生態農莊 后門污水直排

2018-05-30 18:04:45 來源:休閑農業網 作者:admin
瀏覽 評論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一家建在河堤上的生態農莊,四合院民居形式,院子里綠草成茵,院子后從廚房接出來一根排污管道直通河里。記者白田田攝

  前門生態農莊,后門污水直排!農家樂成污染監管盲區

  不妨設想某個周末,一家人驅車到遠離城市的生態農莊,體驗鄉村生活,品嘗農家美味。當我們身心舒暢地離開時,卻留下直接排到農田、河流的黑臭廢水,你將做何感想?

  如今,各種農家樂、生態農莊遍地開花,成為鄉村旅游的熱門。半月談記者近日在多地實地調查,發現很多農家樂“前門生態、后門排污”問題突出,污染防治和監管滯后。一些標榜“生態”的農莊名不副實,污水排放之處成了臭水溝,油煙排放之處成了“黑土地”。

  生態農莊未必“生態”,廢水油污任意排放

  田園風光、綠色生態、土雞土菜……這是很多農家樂、農莊打出的“宣傳語”。最近,半月談記者走進洞庭湖區某縣建在河堤上的一處生態農莊。農莊是四合院民居形式,有10多個包廂,院子里綠草成茵,臨河的露臺涼風習習,環境怡人。穿過院子走到廚房后面,可見一個長約4米、蓋著藍色彩鋼瓦、有些隱蔽的管道直通河里,管道盡頭流出來的水明顯污濁。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一家縣城周邊的農莊,餐廚污水、廢棄物長時間排放到一個小水塘,堆滿了黑色或黃色的濕乎乎、粘稠狀污物,旁邊緊鄰著稻田和一條灌溉水渠。記者白田田攝

  對此,農莊的工作人員不以為然地說:“廚房里的污水都是這么排放的,一漲大水就沖走了。”

  一家離某縣城較近的農莊,排污的場景更為觸目驚心。當半月談記者詢問農莊老板,污水如何排放?這位女老板的回答是:“我們排到了下水道。”可當記者走到廚房背后,一股臭味迎面撲來,只見旁邊一個小水塘里,堆滿黑色或者黃色的濕乎乎、黏稠狀污物。水塘一側,是稻田和一條灌溉水渠——原來,這就是所謂的“下水道”。

  在另外一個山區鄉鎮,每年春季賞花時節是旅游旺季,來此游玩的游客絡繹不絕。一家名為“中心土菜館”的農家樂,接待能力有20多桌。半月談記者看到,這個農家樂抽油煙機的油污、洗碗水、廁所污水“三污合一”全部匯入了旁邊的水渠。農家樂四面都是農田,早稻正長得綠油油的,這些發黑的廢水變為灌溉用水流入了田間。

  類似的污染現象并非個例。一位環保部門的負責人坦言,當前農村環境污染中,農家樂、農莊的廢水、廢氣、油煙、固體垃圾是重要的污染源。“很多農莊為了利益最大化,都是直排污染物。”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一個主打“土雞土菜”的農家樂,餐廚廢水直接排到屋后的水渠,長年累月形成了黑色油膩的泥垢。記者白田田攝

  曙光環保是湖南一家民間環保公益組織。今年,他們啟動了一項關于農家樂水污染的調研。水項目總監譚永超介紹說,目前他的團隊成員實地考察了20多個農家樂,發現廁所污水一般會經過化糞池處理,而餐廚廢水大部分“直排”。

  4月,曙光環保對長沙周邊一家生態農莊出水口廢水樣品進行了抽樣送檢,檢測項目包括懸浮物、化學需氧量、總磷、總氮、氨氮。根據檢測報告,如果比照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樣品多項指標嚴重超標。比如,化學需氧量為373毫克/升,是一級A標準的7倍多,是三級標準的3倍多。

  “我污染但我不治理”,環保只能靠“覺悟”?

  旅游旺季或周末節假日,一些農家樂、生態農莊人氣爆棚,經營者賺得盆滿缽滿。但說起環境保護,他們往往“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防治污染基本上只能靠“覺悟”。

  在采訪中,農家樂經營者普遍表現出兩種典型心態。一種心態是“法不責眾”。一位生態農莊老板指著直排到村莊水渠的管道,毫不避諱地說:“污水沒有經過處理就直接排到水渠里,在農村大家都是這樣做的,沒有什么影響。”

  一種心態是“我污染,政府買單”。半月談記者詢問多位經營者后發現,他們普遍缺乏“誰污染,誰治理”的觀念,認為治理污染都是政府的事情。上述那家縣城附近農莊的老板說,清運一次廢水廢油要上千元,不劃算,應該由政府出錢。此前村里疏浚水渠時,沒有順帶清理她農莊的污水塘,她對此還頗有怨言。

點擊進入下一頁

  在一個以春季賞花聞名的鄉村,一家處于稻田中的農家樂抽油煙機的油污、洗碗水、廁所污水“三污合一”,發黑的廢水直接匯入灌溉水渠。記者白田田攝

  另一方面,一些地方對于農家樂的污染問題缺乏約束和監管。一位地方環保局負責人說,過去農村環境整治注重“看得見的垃圾”,搞村莊、學校、道路的清潔工程,而在空氣、水、土壤污染的“治本”方面重視不夠。按照規定,生態農莊建設應當要進行環境影響評價,但當地在這塊基本上屬于空白。

  2017年,湖南臨澧縣環保局曾經對一個生態農莊項目進行調查,認定其在未辦理環評審批手續的情況下建設,在污染治理設施未配套的情況下投入經營,并作出行政處罰。但類似案例并不多見,半月談記者采訪的農莊經營者大多表示沒有進行環評,環境衛生方面的檢查很少涉及排煙、排水、排氣等問題。

  相對而言,星級農莊在環保方面做得較好。在一家占地面積80多畝、投資上千萬的五星級農莊,污水凈化池、油煙凈化器等設施一應俱全,由專業的環保公司設計安裝。農莊老板介紹說,評星級有明確的環保要求,所以他們進行了環評,修建了治污設施。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一家五星級農莊,環保方面做得較好,修建了污水凈化池、油煙凈化器等設施。記者白田田攝

  農家樂“多點開花”,環保還應“步步跟上”

  隨著鄉村旅游、全域旅游的興起,農家樂、生態農莊呈現“多點開花”之勢。半月談記者了解到,近年來,在城市近郊、水庫濕地、風景區等重點區域,農家樂正在逐步納入監管和整治范圍,環境污染問題開始向一些偏遠的縣鄉、新興的鄉村旅游點蔓延。

  湖南省人大環資委監督處處長劉帥說,目前,在長三角等發達地區以及大城市周邊,農家樂的污染防治做得較好,可其他很多地方在這方面還很薄弱,應當進一步引起重視,加強管理。

  劉帥認為,要因地制宜探索農村污染治理模式,比如在人口分散的村莊建設人工濕地和化糞池的“升級版”。在農家樂的建設運營中,應在前端落實環境影響評價制度,在末端聯合農業、旅游等部門,加大環境執法力度。

  衡陽縣環保局副局長王高良說,今年當地環保部門將農村環境整治作為重點,要求農家樂規范安裝油煙和污水處理設施,推動建設適合農村地區的四格污水凈化池、“人工濕地+氧化塘”等,基本要求是不能直排。如果農家樂達不到環保要求,將下發整改函,實施處罰。

  曙光環保總干事劉紅麗建議,對于農家樂和生態農莊,應堅持“誰污染、誰治理”的原則。同時,政府也可出臺引導措施,像整治養殖污染一樣,根據農家樂的規模,對建設治污設施給予一定補貼,先從新建的農家樂、星級農莊做起,再逐步解決存量污染問題。(半月談記者 白田田)

相關閱讀
熱門文章
熱門話題
猜你喜歡
安徽快三近500期走势图